栏目导航

news

财经资讯

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南京地下党书记前八任都已牺牲第九位是一名红色女特工……

发布日期:2021-12-30 16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1927年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,到1946年国共再次兵刃相见,二十年里,中国在民国政府首都南京的地下组织,遭到八次大规模破坏。

  前八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,无一不是干练机警、经验丰富的地下党,如同电视剧《潜伏》里的男主余则成,但全部牺牲在岗位上。

  但正因为南京如此重要,中共中央在南京设立地下组织的决心毫不动摇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

  她穿着旗袍皮鞋,戴着眼镜,以投奔亲戚的贵妇“张太太”身份,从上海,来到被蒋介石称为“铁桶一样的”南京,担任中共第九任南京市委书记,也成为中共历史上第一位大城市的女市委书记。

  3年间,她领导南京地下党,相继建立了工人、学生、小学教员、公务员、文化、警察、银钱业、店员、中学教员等9个工作委员会以及情报、策反系统。地下党员也发展到2000多人,分布于党、政、军和各行各业中。

  1948年12月16日晚,南京突然响起防空警报。接着蒋介石官邸旁三颗炸弹剧烈爆炸,投弹的B-24轰炸机从南京大校场机场起飞,投弹后向北方的解放区飞去。

  此后,海陆空军精锐不断接连发生投诚起义事件,如重庆号巡洋舰起义等,都和陈修良的领导直接相关。

  陈修良1907年出生于宁波一个富裕的资本家家庭,她的书法老师是著名书法家沙孟海。陈修良天资聪颖,很受沙孟海器重。

  少女时代的陈修良对孙中山非常崇拜,自己改名为陈逸仙。1925年,陈修良毕业于浙江省立女子中学后,投奔革命。

  她担任过中共早期女领导人向警予的秘书,并在向警予的介绍下加入了,后去莫斯科,毕业于中山大学,随后回国从事地下工作。

  很多中国人都很熟悉当代画家陈逸飞的著名画作《占领》:一群解放军战士,荷枪实弹冲南京“”顶楼,升起一面五星红旗。背景是笼罩在浓烟战火中的城市。

  另有一幅名为《424晴空万里·南京1949》的油画,描述的就是和平解放南京——1949年4月24日,在南京顶上,一位身着白色旗袍的女性,与一位解放军指挥官握着手,站在顶楼的最前端。

  他们身后,是一大群穿着、神态各异的人。有西装革履,有长衫礼帽,有解放军制服,有陆海空军制服。远处的南京城,晴空万里,一片祥和。

  画面上,这名身着白色旗袍的女性,就是陈修良。和陈修良握手的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渠。旁边几位是解放军高级指挥官。

  圆胖脸的,是第35军军长吴化文。他原为国军高级军官,1947年宣布起义,部队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35军。首先进入南京城的,正是这支改编的35军。

  最左上角,戴眼镜着长衫、表情平和的方脸中年人,是末任最高检察长,被称为“世界五十位最杰出法学家之一”的杨兆龙。

  油画中,陈修良左下方是她领导的几位地下党高层,其中包括她的小叔子史永,他是中共南京市委策反部部长。

  右边是起义的国军B24轰炸机飞行员俞渤、“重庆号”巡洋舰舰长邓兆祥、首都警卫师师长王晏清等军官。

  1949年4月23日上午,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面临解放军全面包围,决定弃城而走。而攻打南京的解放军第八兵团并不知情,司令员陈士渠制定了全面炮轰南京的强攻计划。

  南京地下党及时把汤恩伯部弃城而走的情报送到第八兵团。解放军强攻南京的计划取消,解放南京的过程中,并没有出现陈逸飞油画《占领》中浓烟战火的惨烈局面。

  撤退前,曾计划炸掉南京长江口的火车轮渡,陈修良领导南京地下党发动地下党员、民国政府的警察与近万名群众配合,阻止了的计划。

  军队弃城后,地下党率南京市民用火车轮渡运送解放军进城,一只轮渡能运送一个团的兵力。解放军只用了短短几个小时,便渡过长江,顺利接管南京。

  解放军接管政权的过程中,南京电信、电力、自来水未断;报纸按时出版;轮船、火车等公共交通未停过。在地下党的指挥下、在市民的努力下,军队没有从事破坏。

  陈修良还通过中华民国最高检察长杨兆龙,取得司法部长张知本、代总统李宗仁的同意,释放了全国被关押的一万多名员、政治犯,其中一些是已经判处死刑、准备实施死刑的。

  渡江战役总前委进入南京后,致电,还专门提到:“此次南京破坏不大,房屋一般完好”,“各机关保护尚好,秩序尚未大乱,主要得力于秘密市委,他们工作做得很好”。

  “南京实为和平解放的,我地下党起了重大作用。”陈士榘、等人在回忆录中,都肯定了这一事实。

  陈士榘对陈修良的评价尤其高。他说:在陈修良“这位巾帼英雄的热情与坦诚及其出色的工作”和领导下,“在解放南京的伟大战斗中,南京地下党和各界人民群众,展示了高超的斗争艺术,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”。

  南京解放后,陈修良赶到35军军部,与曾和自己一起打过游击的老战友、35军政委何克希见面。

  她跑进去说要找首长,负责保卫的小战士就是不让她进去,因为陈修良一身旗袍,还烫了头发,这让小战士无法理解。

  两人相持间,三野政委何克希走了出来,一见面两人就大呼,激动地拥抱,旁边战士全部傻了,心想我们首长怎么了,怎么和这样一个女的拥抱。

  在何克希介绍下,陈士榘终于见到了陈修良的“庐山真面目”。他握着陈修良的双手,激动地说:“真没想到,帮助我大军渡江解放南京的地下党负责人,原来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小女子!”

  确认身份后,35军派车护送陈修良回“家”,邻居得知真正她的身份后,更是大吃一惊,这位“张太太”,竟是的市委书记。

  很快,中央电令重新组建南京市委,二野司令员为市委书记,为副书记,陈修良任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。

  陈修良以前在南京从事地下工作时,曾强调:解放南京,要尽量让战士少流血,却被说成“言下之意好像地下党很有力量,可以不依靠解放军打进来,就能先解放南京”

  解放后,上海原市委书记柯庆施在一次常委会上说:“过去地下党同志有一个口号叫做‘保管好工厂,将来就好当厂长’,那么说,你保护好了,总统就是你当了?”

  陈修良当场驳斥没有这回事,但高层领导却相信了。后来在南京全体干部四千人大会上,陈修良被当众批评。

  1958年,陈修良在浙江省委宣传部长的职位上被定为“极右分子”,开除党籍、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,下放浙江嘉兴农村劳动。而她的丈夫、新中国浙江省首任省长沙文汉此前已被定为,开除党籍。

  杨兆龙听从地下党劝说,留在了大陆。1952年院系调整,这位通八国语言的国际法学家,做了一名普通的俄文教员。

  1957年,杨兆龙被划为。1963年,被判处无期徒刑,直到1975年才同在押的最后一批战犯一起被特赦。释放后,他发现妻子十年前就已自杀身亡,儿子判刑十年,女婿判刑二十年。出狱后不到两年,他突发脑溢血,至死都未能得到平反。

  杨兆龙去世的1979年,陈修良得到平反。她回到上海,才知道杨兆龙的命运。她说:把杨兆龙留在大陆,是我动员的结果。杨对我党立了大功!是我害了杨兆龙和他全家……我欠了他们的债,现在我要还债。

  陈修良平反后,当年她领导的地下党、策反的起义将士、多年来的下属和上级,纷纷要求她写材料为自己证明清白。陈修良当仁不让,仅晚年在各类报刊上发表的回忆文章,就涉及潘汉年、顾准、夏衍、朱枫等数十个历史人物。

  陈修良是有心人,保留了历史。浙江省委批判她和她丈夫的材料、他们在运动中被迫写下的交代和检查、友人之间互通的信件,她都留一份存档。

  平反后,陈修良坚持不懈地索要被抄家的材料,终于要回了大部分。材料总计六千多份,光是分类目录,就出了一本《沙文汉·陈修良自存文档目录》。

  晚年,陈修良躺在医院病床上口述历史,她说:地下工作是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,研究它对于完整地了解中国的历史有重要意义。我年事已高,我希望能把真实的历史留下来,替人家证明写点东西。”

  担任总书记期间,不止一次来上海探望陈修良。他拉着陈修良的手,称她是“老领导”——陈修良担任南京市委书记期间,在南京的中央大学求学期间加入了地下党,确实可以称陈修良“老领导”了。

  江总书记于1998年10月6日最后一次去看望她时,她对总书记说:长期以来,地下党被误解和受到冤屈的人和事太多了。

  作者简介:新闻人,出生于安徽,国际政治专业,伊拉克战争期间曾任驻中东记者。

Power by DedeCms